c0f
登錄|注冊|設為首頁
13b
1d6e
登 錄忘記密碼?
中國樓市:誰都逃不出的賭局
昆明信息港發布時間:2013-06-03 10:14:21進入社區

繼5月最后一周海峽城、翠屏城緊鑼密鼓上演壓軸“夜光”爭奪戰之后,紅五月也悄然臨近尾聲。沒有搶占末班車車票的瘋狂,沒有房企井噴的最后爆發,今年的五月更像是一段溫和休整的時期。然而不得不承認,不管樓市“熱火朝天”還是“冰凍三尺”,關注的目光從來沒有轉移過,樓市,仿佛一個魔咒,永遠縈繞在所有人的心上。

中國樓市——史上最無解的賭局

無論是否自愿,你不得不參與其中

2013年5月召開的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股東大會上,股神巴菲特對中國媒體表示自己堅決不會在中國買房。巴菲特給出不在中國買房的理由是,他對中國樓市的游戲規則并不了解——其實股神不過是看清了中國樓市本質,為了規避風險才選擇不進入,因為一場全民狂歡式的豪賭確實風險太高。早在2010年5月,巴菲特在接受中國媒體采訪時就曾表示:“中國的房地產市場就是在賭博,而且賭得很大。有一群人在大面積地豪賭。”

著名投資家、索羅斯基金管理公司創始人喬治索羅斯在參加博鰲亞洲論壇2013年年會前,在香港接受新華社記者專訪時表示,如果現在入市投資樓市將承擔重大風險。

這兩位投資大師可以說是當今國際投資領域的領軍人物,過去多年以來一直保持著驕人的投資業績。巴菲特在過去45年的投資回報率平均為20%,這樣的業績讓所有投資界同行都為之羨慕。但如果把這樣的回報率放到北京樓市來看,那就遜色于絕大多數北京房產投資者了。

過去十年里,北京房價保守地說平均漲了五倍。這樣算來,平均每年的回報率50%。如果扣除貸款部分,只算自有資金的投資回報率,恐怕還得翻倍。另外,像2009年至2010年房價暴漲,很多樓盤兩年房價就翻了一倍。

中國樓市仿佛一個賭局,這個局的規模大到難以想象,有人緊盯樓市躍躍欲試,有人深陷泥潭難以抽身,沒有人天生好賭,卻沒有人能回避這個賭局。“有家為大”、“有產為先”是祖輩對子孫后代的尊尊教誨,幾千年的文化積淀,這番教誨早已深入血液心臟骨髓,無法割舍,難以抽離。所有人都在做著相同的事情,沒有人愿意成為另類的那一個。

所以,賭就賭吧。

無數賭徒蜂擁而上,血紅的眼睛里滿是最后的瘋狂,要么一本萬利,要么一無所有。

賭局崩盤在即

賭徒仍不自知

由過度的固定資產投資催生的泡沫經濟,正在摧毀我們的經濟結構。經濟看似因為樓市剛需而提振,實則是末日狂歡,我們正在重蹈香港經濟泡沫破滅的覆轍卻渾然不知。

中國樓市到了生死存亡的時刻,中國經濟到了最危險的邊緣,我們距離香港式的衰退只差半步:

第一,政府壟斷土地開發權,有意制造樓市火山,嚴重依賴土地財政,讓房地產成為經濟支柱。

香港土地產權向來為政府所有,批租土地構成政府財政收入的主要來源。土地價格越高,則政府收益越大。人們現在已經認識到,回歸前的“港英”政府對中國香港的樓市泡沫有推波助瀾之責;其急功近利與短視,與近年來地方政府爭相攫取土地一級市場收益相似。中國式地產泡沫見底抑或隱藏?

第二,漠視負利率問題,鼓勵資金進入樓市、股市,制造經濟虛假繁榮。

20世紀90年代初香港處于負利率年代,銀行儲蓄利率抵不上每年10%的高通脹侵蝕,逼使人們四處尋找投資機會,以免銀行積蓄被通脹吃掉。 但是,“港英”政府對負利率采取放任自流的態度。早在1992~1994年期間,“豪宅”價格猛漲了6倍,甲級辦公樓價格猛漲2.5倍,沙田等非市中心的中檔樓盤價格猛漲近3倍。“港英”政府頒布多項抑制炒樓的措施,包括七成按揭上限,想要把樓市冷卻下來,樓價稍有回挫。

甘地曾經說過:“地球提供給我們的物質財富足以滿足每個人的需求,但不足以滿足每個人的貪欲。”

第三,經濟衰退就在眼前,卻為了政績,忽然不顧一切打壓樓市。

1997年10月8日,中國香港首任特首董建華發布施政報告《共創香港新紀元》,推出一項事后被稱為“八萬五”的房屋政策。此政策包含三個主要目標:每年興建的公營和私營房屋單位不少于85000個;十年內全港七成的家庭可以自置居所;將輪候租住公屋的平均時間縮短至三年。而在董建華宣布“八萬五”計劃的時候,每年私人住宅的供應量只有兩萬套,如果計劃實行,公屋與私屋的比例將達到4∶1,樓市崩盤,合情合理。

細細一想,如今我們距離香港的荒謬“八萬五”已經近在咫尺。

過去,高房價是中國經濟最大的泡沫,現在保障房這個泡沫,也擴大到了無法忽視的地步。

樓市賭局,崩盤在即;清醒沉淪,一念之間。(搜房網)

編輯:李利都

5f8
3ae
6af 10d
广东十一选五技巧规律 0